网站首页 湖城要闻 衡水新闻 爱文艺
大·教育 爱·旅游 时事·时尚 新农村

爆米花(郭旭钦)


爆米花

郭旭钦
 
  童年时代,爆米花曾是我们最喜爱的零食,特别是到了岁末年关,大人们总要爆些米花,让孩子们解解馋。
  爆米花的通常在冬天的农闲时节走村串巷,一辆破旧的架子车,拉着风箱、爆米花锅、炉子、煤、麻袋等工具,中午或者傍晚时分出现在街头,眼尖的小孩子们立刻围拢过来,稍后就飞奔回家,一边跑着一边喊:“爆棒子花的来了!”根本不用爆米花的自己去叫喊宣传。不一会儿,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孙女,父亲母亲领着儿女,大孩子牵着小孩子,就都出来了。孩子们手里端的是一茶缸玉米粒,大人们手里拿的是簸箕筛子或口袋,大家争先恐后往这边赶,用带来的东西排上队,就围在火炉旁看起了热闹。我们家一般都是我带着弟弟去,在奶奶家住时,则是奶奶领着我,尽管口粮紧张,但每次爆米花的来了,奶奶总要给我爆一大簸箕,让小朋友们十分羡慕。
  爆米花的赶紧把炉火烧旺,火炉上有一个铁架,是专门用来放锅的。爆米花的锅很特别,它的主体部分呈椭圆形,黑乎乎的,有些像战争时期使用的炮弹,锅的一头有一个开口,可以随时打开,是往里面装玉米粒和往外倒米花用的,另一头是一个摇把,摇把旁边还有一个温度表。爆米花的有一个专用量杯,每锅米花只能放那么多玉米粒,有时,孩子们带来的玉米粒一锅爆不完,又不够爆两锅,就要把剩余部分带回去。玉米粒倒进锅里后,加几粒糖精,盖上盖子,用一根铁棒拧紧,然后就放在火炉上慢慢加热。为了让米花锅受热均匀,爆米花的一手拉风箱,一手不停地转动锅上的摇把。袅袅的青烟随着呼嗒呼嗒的风箱声从炉上升腾起来,炉中的煤块越烧越旺,长舌般的火苗上蹿下跳,舔着米花锅,把他的脸映得通红,融融的暖意弥漫在温馨的空气中。达到一定的温度后,他就将米花锅从炉子上取下来,用麻袋罩住,大喊一声:“爆了啊!”小孩子们赶紧用双手捂着耳朵向四处躲避。只听“嘭”的一声响,麻袋里钻出一股滚滚的白烟,接着清香四溢,钻入每个人的肺腑里,让人情不自禁地咽几下口水。孩子们早已按捺不住,重新围拢上来,也不管是谁家的,就去捡拾散落在地上的米花,一边捡一边往嘴里塞。这时,爆米花的已经把麻袋里的米花倒进主人带来的簸箕或者筛子里了,懂事的孩子们站在一旁,有几个调皮鬼围上前去,那家的大人就一人给一把,有时看见躲在远处关系又很好的别人家的孩子,还会特意招呼过来,往手里递、往兜里装,自家大人忙推辞:“一会儿也就爆了。”一锅米花要加工费一毛,糖精免费,有的人家实在拿不出钱,就用玉米粒抵账。好不容易等到自家的米花爆成了,我们兴高采烈地端回家去,黄灿灿蓬松松的爆米花,香甜酥脆,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着,好不快活。接下来的几天,小伙伴们的口袋里都装满了爆米花,你尝尝我的,我尝尝你的,好像得到了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,那种幸福的感觉让人一辈子也忘不掉。
  如今,街上偶尔也会有爆米花的,随着那一声清脆的轰响,童年那令人难以释怀的记忆又逐渐清晰起来,只是现在的爆米花吃起来没有了当年那般滋味,更体会不到隐藏其中的那种快乐了。


街头爆米花
 
主管:中共衡水市委宣传部 衡水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
主办:衡水日报传媒集团 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
衡水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:河北仁浩律师事务所 郭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