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湖城要闻 衡水新闻 爱文艺
大·教育 爱·旅游 时事·时尚 新农村

杂面的文化味道(何同桂)


杂面的文化味道

何同桂
 
  杂面是饶阳特产,也是一张县域名片。
  多年来,在饶阳的宣传中,“杂面”几乎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了。
  我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县委搞报道,曾多次写过关于杂面的文章,内容无非是说历史的悠久和工艺的精细,诸如:“绿豆面配适量麦粉,加蛋清和香油和面,然后手工擀制成薄如绵纸的面片,铺于报纸上,透过面片可看清字迹,折叠切丝时一斤面一千六百刀左右。”这些都有资料可考,我却没做过隔面看字的考察,更没数过一斤面切多少刀。采访粗枝大叶,或许是我写不出好文章的重要原因。
  在对杂面的宣传中,此类资料和报道连篇累牍不可计数,但优秀文学作品似乎并不多。印象较深的散文,只读过衡水老作家田人的《金丝杂面豆飘香》和县内作家曹凌的《来一碗杂面汤》。饶阳先后来过数不清的作家、诗人、专家和学者,他们肯定吃过杂面,但并未留下只言片语;还有那些党政要人,如吕正操、杨成武、黄敬等人,曾长期在这里战斗和生活,和饶阳结下不解之缘,他们很可能多次吃杂面,但也没听说什么相关传闻和故事。直到现在,说到杂面和名人的关系,我们还是只得拿慈禧老佛爷壮胆,一再称为“清朝贡品”。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慈禧,能在百盘珍馐当中挑食一筷杂面,实在是难以考证只凭传说了。一种食品,倘若和名人扯上关系,那就大有文章可做。前些日子读汪曾祺散文《五味》,其中说到长沙火宫殿的臭豆腐,经常光顾的食客中就有风华正茂的毛泽东,后来毛主席返乡时说“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”,文革中火宫殿就在影壁上用大字写上这句话,俨然冠名“最高指示”。这种做法,当时主要是为适应政治气候,放到现在又何尝不是一种经营策略呢?
  饶阳人多年把杂面当名片,除开订货会、展销会外,还作为招待各路尊贵来宾的必备食品。有些务实的领导甚至亲自推销。有一次,我奉命陪一位县领导进京,就拉着满满一车盒装杂面,串了几家宾馆和火锅店,每处都送上几盒,恳请他们品尝定货。一家羊肉馆的老板非常感动,还请吃了一顿涮锅,在鲜美的羊肉汤中煮食杂面时,老板啧啧称赞,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杂面。返程途中,这位领导兴奋地说,咱们的杂面打入北京市场大有希望。我却说:“要是个文化人,能写写饶阳杂面就好了!”
  1998 年,著名艺术家蓝天野、杜澎兄弟还乡,恰好由我主陪,午餐时上了衡水老白干和熏肠,后来上杂面汤时,我又认真进行了介绍。他们十分高兴,诗兴大发,当场写下两首诗相赠。蓝老的诗是:“离家七十载,今日得还乡。天涯多芳草,最美是饶阳。”杜老的诗是:“七十年后回家乡,喜见故土着新装。县署席上三杯酒,还是饶阳水最香。”看着杜老用圆珠笔在餐巾纸上拟诗的尾句时,我想,要改成“县署席上食美味,还是饶阳杂面香,”就好了,那将成为杂面行业的一件盛事。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一位名人关于杂面的墨宝或诗词。临走时,我又赠送几盒杂面,一再说:“你们给宣传宣传!”这次回乡之旅,是蓝天野周岁离饶后第一次探家,我曾写一篇报道在衡水日报刊发。后来,蓝老在回忆录《风雨人生蓝天野》一书中做了详尽记述,用较大篇幅写了我的接待和报道,遗憾的是并没一字提到杂面。写到最易牵动乡愁的故乡美味,他写了一种叫“千穗谷”的食品,说那次向堂叔要了几斤那种“比小米粒还小,能包粽子”的东西,因为太少,全家七十多口过年聚餐时,“只得用蒸八宝饭的办法让每人尝了几口”。看完这本回忆录,我想,他要叫全家人吃杂面宴呢,饶阳乡亲肯定能管够的。
  其实饶阳杂面产量多少我不知道。因为这既受市场制约,又有工艺需求,事涉原料供应,又有质量标准。八十年代县里开党史座谈会,派我到汽车站接老干部宋子珠。宋老是抗战时第一任县委组织部长,时任东北铁路局党委书记。他一下车就问:“现在还有饶阳豆腐脑吗?还有饶阳杂面吗?”我肯定地说:“今天到了招待所都能吃到。”他竟像孩子似的说:“那些东西真好吃,多年没尝过了。”我也打趣地说:“这次保险请你吃个够。”宋老盯着我颇认真地说:“要给我两车皮有吗?我想叫东北铁路局的员工都尝尝,也算帮家乡办点儿好事!”我说:“也许有吧。”宋老却似有了解地说:“不准行吧,那玩艺儿都是手工,用不了机器。
  ”产品滞销是难题,需求太多又满足不了,杂面生产也是处于两难境地啊。
  在我看来,饶阳杂面就像小家碧玉,浓施粉黛也不能成为大众情人,也像深巷村酿,大声吆喝也难以名满天下。同是名牌食品,德州扒鸡、河间驴肉,不仅本地店铺比比皆是,全国各地也随处可见。饶阳的杂面却只有几个小店销售,也并没什么招牌饭店经营,这也是因为慕名而来的食客并不多见吧。就是那位推销杂面的领导,前些年每赴京津都要绕道河间吃驴肉,即使回县吃饭也没见点过杂面。说到这个话题,他说:“杂面是咱县特产,让外地人品尝是为了提高饶阳知名度,吃的是一种文化。我其实就不喜欢杂面的味道—— 不过咱们这个掺了白面,杂面味儿不大。”我相信他说的有道理。实际上纯杂面有很重的豆腥味,既涩口,又少韧劲,用来擀面条,拌疙瘩,只是粗粮细做的一种调剂。之所以成为小有名声的特产,是因为在传统做法上进行了改良。这自然要感谢一百多年前那位大胆试验的仇发生先生。他把芝麻、香油、蛋清等搅入杂面,创造出一种独一无二的产品,还起了一个贴切响亮极富诗意的名字“金丝杂面”。仅凭此举,他就应该载入史册。至于仇家后人把“金丝”二字注册后,有关部门冠名的“沱阳杂面”,就叫人听着有些别扭了。因为“沱阳”二字,似乎什么行业都能叫,不太具备食品特点,再则“ 滹沱”“ 饶阳”各凑一字,又无特殊寓意,还不如干脆叫“饶阳杂面”或“滹沱杂面”。究竟什么名字更有文化味道,那就又是“萝卜青菜各有所爱”了。
 
主管:中共衡水市委宣传部 衡水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
主办:衡水日报传媒集团 衡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
衡水新闻网常年法律顾问:河北仁浩律师事务所 郭丽